汉语的路在何方?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2日

       根据蒋云生2005年旧文的增删改写, 过去两三个世纪, 尤其是近几十年来, 以英美为首的英语文化圈, 以其极其强大的经济实力, , 文化、政治、军事、科技强权和霸权, 已经对世界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文化, 尤其是文字, 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许多小国的语言和文字弱国和弱国陷入濒临灭绝的境地。在人类文明的漫长历史中, 从未有过弱语言、弱词汇如此迅速消亡的时代。每年都有几种语言逐渐淡出人类交流的领域, 很快就变成了死的书面语言, 沦为极少数人。感兴趣的旧纸堆。在全球化浪潮席卷全球的时代背景下, 人类空前繁荣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对一种全人类都能使用的语言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极端渴望。人们从未有过如此渴望一种可以被所有人使用的语言。世界上仍有数千种语言和单词仍在使用。统计各种语言的方言就更加困难了。在人类社会交往空前密切的今天, 语言文字交流的巨大障碍每年都造成了天文数字般的人力物力浪费, 极大地阻碍了人类文明的发展。创造了灿烂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人类难道没有足够的聪明才智来改造或创造一种全人类都能使用的语言吗?现在如火如荼的准世界语——英语能成为真正的世界语吗?世界主流其中一个汉字, 是仅存的唯一具有最古老表意系统的汉语, 至今仍是我国唯一在全国通用的法定语言。
       未来她会去哪里?柴门霍夫的世界语能成为真正的世界语吗?对于以上问题, 我泛泛地发表一些拙见, 只是为了吸纳更多的思想, 为实现人类共同语言的伟大理想尽一份力。任何一种语言都可以尽可能地使用, 没有五个主要条件:一是使用该语言的国家的综合实力;它占据什么位置;三是历史遗留的典籍文献数量;四是文本本身的魅力, 如科学性、易学性和表达性。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条件:只有足够强大的国家和民族, 才有实力传播和弘扬自己的文化和文字, 让文明之光照亮人类社会, 在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 语言而写作也只能靠国家各方面的强大实力, 才能最大程度地传播。文化是一个国家的灵魂, 文化的根是语言。以上述最重要的标准衡量, 世界语等人造语言不可能成为世界性语言。的悲惨命运大遗憾。纵观人类历史, 文字的变化在世界各国历史上屡见不鲜, 例子不胜枚举, 但从来没有一个民族或国家自愿放弃自己的文字。只有在下列情况下, 才有可能被迫放弃自己国家或民族的母语:一是在被其他国家和外来种族入侵后, 完全被奴役和统治的国家或民族, 原来的国家已经消失, 新的统治者将被征服的国家和民族彻底同化, 从文化源头上挖根, 用铁腕甚至血腥残暴的手段, 迫使被征服者彻底放弃自己的文字;二是人口稀少的极弱或极无知的弱国, 迫于形势而被迫放弃自己的国语。事实上, 这样的国家和民族已经逐渐失去了自己文化的根源, 他们的文化已经成为其他国家文化的后代文化。另一种情况是,

武力征服的国家和民族的文化已经变得极为强大, 远超武功昌盛、民治不善的征服者。例如, 中国历史上的元清朝就是典型的例子。汉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同化了蒙、满文化, 使得蒙、满两种语言基本退出了人们的交流领域。任何有一点民族自尊和自豪感的国家或民族, 绝不会容忍其他自然或人工语言成为自己民族的母语。最好的证明就是希伯来语的复活。历经磨难的犹太民族对语言文字的执着追求和信仰, 也让世界深受感动和震撼!公元前587年, 犹太王朝被巴比伦帝国灭亡。为了满足生存的需要, 亚拉姆语的使用逐渐在犹太人中流行起来。到公元前3世纪, 希伯来语逐渐被亚拉姆语取代为口语, 仅由圣贤和神职人员在宗教研究和活动中使用, 这种情况持续了600多年。阿拉伯语被称为“圣人的语言”。公元3世纪后, 犹太人散居世界各地, 圣贤和宗教人士停止使用希伯来语, “神圣语言”沦为尘封的书面语言, 被锁在神学院的围墙内。十九世纪末以来, 为了延续不朽的犹太文化和精神, 犹太民族奇迹般地复活了这种被遗弃了2000多年的化石语言。现在希伯来语是以色列的官方国语。随着现代科技文明的飞速发展, 人类社会引入一种全人类都能使用的语言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几个世纪以来, 世界各地的理想主义者怀着这样的野心, 在某种程度上提出了数百种人造语言方案, 但它们远没有世界语那么广泛。柴门霍夫创作的世界语于1887年向世界发布。一百多年来, 在世界各地世界语爱好者的大力推广下, 其鼎盛时期的听众仅有数千万。世界语作为人造语言的顶峰, 覆盖了不到世界千分之一的人口, 更不用说其他人造语言了。人工语言世界语诞生之初, 没有人使用过, 基本没有实用价值。依靠理想主义者的热情奉献精神传播开来。然而, 在当前全球化浪潮下, 在各大语言的冲击下, 逐渐走向没落, 其悲惨的命运可想而知。
       柴门霍夫在《国际语理想的本质与前景》一文中坚信, 他创造的世界语必将成为全人类的共同语言。他之所以能有这样的毅力和毅力来完成世界语的创作, 很大程度上是被这个无比辉煌的伟大愿景所激励和激励的。虽然世界语的传播远未达到他生前的预期, 但毫无疑问, 他的人生是快乐、有价值和意义的人生!只有将人类精神文明的最伟大成就中文创造为比世界语更完善、更易学、更易学的新语言, 才能实现全人类使用同一种语言的无比伟大理想!任何一个新字诞生后, 语言形式、读音、语义(特定词)的对应关系, 都有一个长期的、渐进的过程, 被所有使用这个字的人所认识。汉字之间的关系是每个字形、音、义的关系。在欧洲几种最重要的自然语言的语义基础上创建的人工语言世界语不采用任何现有人类语言的语音系统。是一种无人能懂的鸟语吗?事实上, 全世界有数以千万计的人在使用它。希伯来语的复活也证明了自然书写的改造也可以完全采用一个全新的语音系统, 当然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 要为一种全新的语言培养语言使用的各个方面的环境。在世界范围内, “语言文字的本质是语音”的错误理论占主导地位。该理论认为语言和文字使用“声音”来表示“意义”。没有语音, 就没有语言, 更谈不上任何文字。根据这个理论, 聋人根本不会使用语言?根据西方拼音的基本理论和方法, 以及卢树祥、周有光等语言专家, 发音不仅是语言的本质, 也是汉字的本质。汉字用“音”表示“意”。 , 您可以完全忽略汉字, 并为汉语拼音字符创建一个新的拼写系统。 “汉语拼音方案”就是这种理论实践的产物。这一理论就像穿梭于卢树祥和周有光的语言文字作品中。中国迟迟未能实现将汉字创新为完美音标的宏伟目标, 正是因为长期以来在语言学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的错误理论。在人类历史上, 无数的自然书写变化并没有跳出这个错误理论的泥潭。在各国书写变迁的历史上, 从未发生过彻底改变大范围自然书写的语音系统的情况。毕竟没有语音应用的环境, 新的脚本很难扎根, 改变人口众多的语言的发音除了我, 没人敢去想系统, 更别说去做了。例如, 从英语的纯技术角度来看, 使用正字法使其看起来像人造语言世界语是一个容易的目标。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为了实现全人类使用同样完美易学易用的新文字的伟大目标, 改变汉语拼音系统是完全值得的, 这是人类精神文明的最大成就。要使用的新文本。 “语言的本质是语音”的荒谬理论在使用拼音文字的民族中如山一般稳固。把这个错误的理论应用到汉字的形式上是很荒谬的!一个多世纪以来的汉字拉丁化运动之所以没有取得突破, 是因为语言文字理论出现了根本性的错误。一个多世纪以来, “果落”、“贝拉”、“汉语拼音”这三个最有影响力的节目, 彻底把汉语拼音的转型带入了死胡同。 “果落”、“贝拉”以新旧国音为注音标准, “汉语拼音”以普通话为注音标准。数以千计的汉字改革方案, 无一例外都是以现有汉字为基础的。在兜圈子的基础上, 没有人能跳出这个车辙。在语音方面, 它完全容纳了当时一两代人, 彻底阉割了汉字固有的表意力量。能, 弃义, 彻底追求拼音文字纯拼音的优势,

弃基追根, 至于肤浅!在中华民族传承千年的伟大而古老的中国文字革命的大事中, 要有大勇气和远见, 看古今, 看不起百几代人, 展望未来。解开汉字和汉字流传千年之谜的答案, 是她的语义和字义最重要部分的独特而持久的魅力。今天的汉语发音与春秋战国时期的古代发音有很大的不同。日本自古就有数以万计的汉字, 而日语中最重要的是用汉字的意思而不是读音。汉字传入日本后, 日本人保留了汉字的含义, 并以日本同义词或对应词的原读音作为汉字的读音。读音。由于汉字传入日本的时期不同, 有古汉、吴、唐、宋等。在日本音标出现之前, 继承日本文明几千年的文字完全是汉字。日本基本上改变了整个汉字的读音系统。这会阻止日本人使用汉字吗?汉语许多方言的语音差异甚至超过了法语、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之间的语音差异。这些事例充分说明, 读音并不是汉字中至关重要的、不可缺少的、不可改变的部分。写作的改革就像一座监狱。不跳出这个圈子, 是不可能成功的。创建一个完善新汉字的思路不应局限于保留汉字的读音。一两代人的拼音习惯, 与以后几代人轻松掌握汉字的目标相比, 根本算不上什么。普通话和各种汉语方言的语音系统非常复杂难懂, 与汉字的契合度极差!这种语音系统与世界上主要使用拼音字符的人们的发音方式非常不同。对于外国人来说, 准确掌握汉语等特殊声调语音系统的门槛极高。对于语言使用环境理想的中国人来说, 掌握普通话的发音并不容易。为了准确掌握常用七八千字的准确读音, 我做了一件傻事, 把“现代”字头部分放在汉语词典的几乎从头到尾, 还有一个很长的- 持久的拉锯战, 反复遗忘, 尤其是在掌握容易混淆的四声、平舌和翘舌、前鼻和后鼻。它浪费了很多时间。花了几年时间, 总时间应该是三四千小时。例如, 汉字可以看成和世界语一模一样, 稍有书写知识的人只需一两个小时就能掌握发音。汉字创新的理念和总体理念, 不仅可以定位为使之成为本民族的通用语言, 更重要的是, 我们的目标是使重生的新汉字成为全人类的通用语言。柴门霍夫在创造世界语时, 没有也不能使用任何人类语言的现有发音, 并应用了错误的拼音书写理论。为汉字创新设立一个不可逾越的禁区是完全不合理的, 事关中华民族和人类社会的根本利益。汉字文化圈几个国家的汉字拼音化之所以没有取得圆满成功或根本性突破, 是因为他们都坚持在现有的拼音和拼音的基础上对汉字进行改造。由于汉字没有拉丁文等用辅音后缀来区分同音字的注音字, 所以同音字问题是世界上所有汉字中最严重的。在保留现有汉字注音字的基础上, 将汉字改成注音字, 只能将不分字形的同音字问题扩大到数倍甚至数十倍, 使新字充满歧义, 极大地破坏了传达感情和意义的最基本、最重要的功能, 只能使所谓的新角色成为弱智。 , 低级字符的猜测形式, 如“汉语拼音方案”。普通话的发音标准是至高无上、神圣不可改变的吗?粤语、闽南语、上海话等非常地道的粤语方言, 与普通话差别很大。我的普通话说得很好, 但是我听不懂这些非常地方方言的十句话之一。为了达到尽可能扩大交流的目的, 中国可以大力挤压方言的生存空间。比如, 中国很多地方明令禁止中小学生在学校说方言, 而且在校期间都说普通话。为了未来人类大和谐社会的伟大理想, 为了全人类交流的便捷顺畅, 普通话的发音有什么牺牲?更重要的是, 普通话不是纯中文发音。曾两次被蒙古元和满清完全征服。许多蒙古语和满语的韵律在汉语普通话的发音中混杂在一起。就写作的基本理论而言, 有一个极其错误的主导论点:语言和写作的基石是语音学。从这个荒谬的角度, 可以推断出, 中国古今很多语音差异很大的方言, 都是不同于现有普通话语音的新汉语。
       汉语几千年的语音演变由此诞生和发展。已经消亡的各种音频语言已经有几十种甚至上百种了。自古以来, 人类社会一切自然文本的变化, 都是以原文的语音为基础的。无一例外, 几乎没有文本创新者敢于改变现有的具有大范围用户的自然文本的语音系统。想一想, 更别说付诸实践了。只有创造出没有用户的人工语言, 才能使用全新的语音系统, 世界语的使用范围已扩展到数千万人, 希伯来语的复活充分证明了自然语言的伟大革命也可以实现采用。一个全新的声音。只要新文本在很大程度上满足文本通过的五个条件, 向大量用户普及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在人类的主流语言中, 只有汉语才能在书写系统上发生重大转变, 成为最完美、最容易学习和使用的新汉字, 也只有完美的新汉字最有可能成为通用全人类的语言。许多著名的语言有学者认为, 语音和语义的关系是分不开的。我认为这个论点是完全教条的。就是把拼音的似是而非的理论基础机械地套用在汉字的形式上, 虽然这种说法被认为是金科玉律, 公认的真理, 但我完全不接受。与其为了保留拼音而使拼音系统复杂化, 付出非常沉重的代价, 完全放弃汉字的表意优势, 还不如彻底改变思维方式来考虑汉字的大改。由于柴翁根据印欧语系中最重要的欧洲音标创造了世界语, 因此有时人手不足。他对世界上其他语言几乎一无所知, 尤其是东方语言和以汉语为代表的文字。是不可能的。兼收并蓄, 取长补短, 世界语远非易学易用的完美文本标准。他一生中试图解决的最大问题, 就是试图以最简明的原则, 主要通过逻辑推理, 以最少的词根、词缀和词形, 建立世界语的词汇构成, 从而形成无限丰富的词汇。这个词汇构成的原则, 在中文中已经比在世界语中得到了完美的解决。莱布尼茨希望用数百个语义原语组成最理想的人类语言的整个词汇系统, 而汉语词汇组合系统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 90%以上的常用汉字都可以分类。以字级为单位, 现在有八九十种比较清晰的表意形式。与拼音词根相同, 可排序、细分、变换, 提取近400个词根, 使其含义更加具体、清晰。这些都是大根。实际上, 常用的汉字大多是构词的词根, 可以看作是大词根之下小层次的词根。在现代汉语中, 此类合理词已占总词汇量的95%以上, 5万到6万词的常见比例甚至更高。单词是从字母到词根再到单词形成的。只有这样的词才具有很强的逻辑性和理性, 这才是音节文本的真正含义。由于单词不是由字母直接组成的, 因此极大地防止了随机使用密码字母组合组成单词的严重弊端。这样的词具有很强的稳定性, 不会像现在的千古拉丁语系统那样。单词很容易分化。正如伟大的德国科学家莱布尼茨所说, 汉语是全世界梦寐以求的最完美的语言!可惜像莱布尼茨这样的智者, 登上了汉语之巅, 人类的珠穆朗玛峰, 还是太少了!国家的母语不仅是文化的载体, 更是国家本土文化的根源!例如, 汉语不仅是中华文化传承的工具, 而且本身就是文化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在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五千年文明史中, 汉字与中华文明早已血肉相连, 成为不可分割的整体。试想, 如果今天我们不用汉语, 而是用其他自然或人造的语言, 它们可以很好地继承和发扬我们的祖先。国家的文化?幸运的是, 这并没有发生。五四战士吴志辉、钱宣统甚至主张彻底废除汉字, 使用人工语言世界语。看看国难之秋, 中国近现代许多文化名人对汉字的错误判断:鲁迅---汉字不灭, 中国将亡! ---汉字不废, 中国就灭亡;陈独秀---大力提倡废除汉字。汉字不仅难以承载新事物、新原则, 而且是腐朽思想的巢穴。废除它们并不可惜; - 汉字真的是世界上最肮脏、最卑鄙、最卑鄙的中世纪地牢;刘半农——汉字不毁, 新中国文化无望;蔡元培——汉字既然不能不改造, 就可以直接用拉丁字母;谭思同---将象形文字(即汉字)改为谐音(即拼音);吕书祥---现在流行的老宋体真的很丑, 但是国外印刷书籍的a、b、c、d, 有时候字体真的很漂亮;周有光---上海话不灭, 上海就不会发展成为国际大都市。如果其他自然语言或人造语言真的取代了汉语, 对中国文化将是极其巨大的破坏和破坏。哪怕不是致命的破坏力, 也能让炎黄的后人无比自豪。中国文化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支离破碎。在中国历史上, 两位统治者的民族文化和语言在与中国文化的交融中被同化或边缘化。一种是蒙古语;另一个是满族。元清王朝统治阶级从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角度看待自己的语言和文化。他们完全同意, 蒙古族和满族都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他们在中原定居后, 并不是不想保留自己的文化, 甚至不想让它成为主导文化和语言。但是, 本民族的文化和文字与汉族文化和文字的差异却是天壤之别。最终, 他们在很大程度上被汉文化所同化, ​​而不是统治者的意志。这个同化的过程, 对于刚开始的蒙古元和满清统治阶级来说也是比较痛苦的。然而, 这两个朝代都有几位英勇睿智的大师, 他们并没有从狭隘的角度看待文化问题。作为统治者, 他们站在整个中华民族的立场看待汉文化, 局部服从整体。作为一个统治者, 要巩固统治, 坚实的权威永远是第一位的, 其他一切都是第二位的。汉文化极其发达, 使用的人口占绝对优势, 而蒙、满文化极其肤浅, 使用的人数很少。我们应该去哪里?这是一个简单的多项选择题。这种文化融合与强制同化其他文化有很大不同。蒙满民族的民族自尊和民族自豪感, 不仅建立在自己的文化之上, 也建立在中华民族的灿烂文化之上。我希望在未来的人类社会中, 所有国家和民族都能很好地继承和发扬自己的文化, 一种民族的语言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的文化, 然后在在很大程度上, 它代表一个国家或民族。在当今经济全球化席卷全球的背景下, 强调对自身文化和语言的保护具有重要意义。稀有物种的灭绝不仅是一种自然现象。在人类社会的历史上, 人类文化和语言的灭绝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一个极其严重和严重的问题。正如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的, 从来没有一个文化和语言如此迅速消亡的时代。这些极其珍贵的人类文化遗产的灭绝, 难道不比自然界稀有物种的灭绝更痛苦吗?在当今经济全球化席卷全球的时代背景下, 强调对本国文化和语言的保护具有重要意义。我希望中国文化及其语言文字能够成为世界主流文化和文字。不是用中国文化来代替, 也不是用它来消灭其他文化和语言, 而是人类社会真的迫切需要一种完美, 能够真正环游世界的世界语。与宇宙万物一样, 人类语言也有一个生死存亡、适者生存的过程。在未来的一两百年内, 一定会出现最强大的语言文字之一, 成为除母语之外的各族人民的首选文字,

建设人类社会。沟通的桥梁。只有最具民族特色的文化才能属于世界, 世界也只能属于最具民族特色的民族文化。因此, 真正意义上的世界语在未来一定是一个强大而伟大的国家的完美语言。人类文明越发达, 语素汉语的世界更广阔。相反, 英语最大的敌人是日新月异、飞速发展的人类科学文明。有两三百万且不断扩大的庞大英语词汇量, 是所有英语学习者挥之不去的噩梦。这种低效的密文已经进入了最后的辉煌时期。只要中华儿女能够抓住伟大的历史机遇, 实现更新新汉字的伟大理想和目标, 祖国的伟大语言就一定会成为全人类的共同语言!两三千年来, 汉字的形式对维护中华民族的统一格局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文化的载体是语言。中华民族因语言的统一而形成了统一的文化传统。同语言同种的信仰, 使中华民族坚持不懈地追求中华民族的大统一。大一统格局一直是民族历史的主旋律。公元前几百年, 西方的罗马帝国和东方的汉帝国相互映照, 都是幅员辽阔的大帝国。鼎盛时期, 罗马帝国横跨欧亚非三大洲, 使整个地中海成为其内海的大帝国。如此庞大的帝国。罗马帝国的官方语言拉丁语在帝国灭亡后逐渐分化为许多独立的语言。当今欧洲的主要语言, 如西班牙语、意大利语、法语、葡萄牙语、罗马尼亚语等, 都属于拉丁语系。 , 都是拉丁方言。语言文字的分化导致了文化传承的分化, 同语同种的概念越来越冷漠, 语言和文化的隔阂越来越远, 由于国家的隔阂, 原本统一的民族国家终于分裂为不同的民族国家, 新的民族主义兴起, 形成一个统一的国家不再困难。英语、德语、荷兰语、丹麦语、瑞典语、挪威语等都是日耳曼语系的拉丁文字, 属于印欧语系。最常见的英语词汇现在有大量的印欧语系。语言借词, 当然, 由于现代英语的极端优势地位, 印欧语系借用了更多的英语词汇。借用同样是拉丁文字的欧洲语言非常方便, 而且借用的宗旨远比日语彻底!全世界都在嘲笑日本人用词太懒。他们利用象形文字从英语中借用大量音译的单词。但是, 日本人又怎么能发扬出借来的精神,

与同样是拉丁文字的欧洲国家相提并论呢。 !欧洲几十个拉丁字符是你有我我有你的混合语言。许多造词能力强的词缀和词根, 也因相互严重污染而被稀释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与极其纯正的汉字相比, 这些拼音文字只适用于由所谓的密码字母组成的垃圾字符。拼音非常方便构词, 便于区分。欧洲一旦分裂, 就形成了国界, 国与国之间的交流障碍让语言很容易出现差异化。一旦语言和字符演变并分化为独立的语言, 依靠它们的中国文化也具有明显的自身特点, 同语言同族的国家和民族之间的认同感正在逐渐淡化。欧洲各国人民很难依靠与中华民族同语言同种的坚定信念, 坚信长期分工必合, 长期合作必分, 自觉追求和维护统一格局。根据今天人们的统计, 历史上汉字有13万多个, 但大多是死字, 真正有生命力的汉字只有5000、6000个。但是, 6000字以外的更一般的字, 基本都是用于人名或地名的字, 范围很窄, 基本可以归为半死字。在近 100 种拉丁文字的历史中, 至今仍在使用的单词总数是多少?数十万?百万?还是几千万?谁能告诉?几十个容易用神秘的字母组合组成单词的欧洲文字不是垃圾文字, 它们还能是什么?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1 利比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libitouzizixunyouxiangongsi (ladysandgentlemens.com) ,All Rights Reserved